首页 »

2017年,中日高铁竞争将在多个“赛场”正面交锋

2019/11/9 4:05:37

2017年,中日高铁竞争将在多个“赛场”正面交锋

新马高铁、泰马高铁、菲律宾通勤铁路……2017年,中日高铁竞争的“赛场”在东南亚继续延伸。
  

据Railwaypro网站7日报道,菲律宾政府透露,日本和中国政府均有兴趣对其国内通勤铁路建设项目提供资金支持。而不久前,据《日经新闻》报道,泰国和马来西亚宣布,将协商建设连接两国首都的泰马高铁,中日两国或将再次正面竞争。另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今年将举行连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首都的新马高铁项目招标,中日或将“狭路相逢”。
   
  

多个“赛场”正面交锋
   
  

先看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早在竞选初期就展示了“铁路雄心”,计划修建4条铁路,并有意请中国帮忙。去年,该国核准了南北铁路建设项目,其中一条是连接大马尼拉和比科尔地区、全长54公里的通勤线。而就在菲方尚未核准之前,日本已急不可耐地宣布向其提供24亿美元的修路贷款。日前,菲经济部长佩尔尼亚透露,中国政府也表示愿意提供资金。
  

再看泰马高铁。在曼谷和吉隆坡之间,目前除了特殊的观光列车之外并没有直达列车。泰马的构想是,建设长1500公里的宽轨新线路,运行高速直达列车。泰国交通部长阿空说,他希望能够尽快与马来西亚方面协商,以确定以何种模式让外国参与这项铁路修建工程。目前,摆在两国面前的难题是,到底是要在“中国或日本间二选一”,还是同时借助中日两国之力。阿空认为:“马来西亚好像比较认可中国”。
  

接着看新马高铁。连接吉隆坡和新加坡,它是马来西亚第一条高速铁路,全长350公里,投资额超过120亿美元。新马政府去年12月正式签署该项目,计划今年招标。通车后,新加坡至吉隆坡的旅程将由现在的5、6个小时缩短至90分钟。尽管已有多国企业表达了参与建设的意愿,但外界普遍认为,最终的较量将在中日之间展开。新加坡《海峡时报》此前称,新加坡方面偏向于在车辆和信号系统方面经验丰富的日本企业;而需要承担绝大部分费用的马来西亚则更倾向于中方。
   
  

盘活整个东南亚半岛
   
  

放在“泛亚铁路”的大背景下,新马高铁和泰马高铁建设意义重大。一旦建成,它将实现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意愿”,“盘活”整个东南亚半岛。
  

1995年,时任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东盟第五届首脑会议上首次提出了建设“泛亚铁路”的构想,即修建一条超越湄公河流域范围,从马来半岛南端的新加坡,经马来西亚、中南半岛五国到中国昆明的铁路。
  

“泛亚铁路”共分为五段:中国境内的玉磨铁路、中老铁路、中泰铁路、泰马铁路和新马铁路。
  

据报道,玉磨铁路2016年4月19日开工,设计时速160公里,属于准高速铁路。中老铁路也已动工,5个标段全被中国企业拿下,设计时速160公里。中泰铁路设计时速180公里,几经波折,直到最近才落实,但仍需分多段建设。泰马铁路即将启动协商。而新马铁路今年将启动招标,设计时速达350公里,计划2026年投入使用。
  

随着泛亚铁路线上的5块“拼图”一一就位,终有一天,人们从云南昆明坐上火车,经过一夜的旅行,途经老挝、泰国、马来西亚,第二天早晨便可在新加坡喝早茶了。
  

作为泛亚铁路上的起点,在新马高铁、泰马高铁竞争中,中国占据明显的地理优势。采用中国高铁,意味着上述铁路将来可顺利连上中国大陆高铁网,极大便利互联互通。
  

华侨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黄日涵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进一步指出,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山水相连,与中国有着天然的紧密合作。将中国高铁与东南亚铁路对接,不仅可以打通地区发展铁路网,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基础设施相通,也能拉近中国与中南半岛国家的货物贸易合作。这是一件互利共赢的好事。
   
  

不要赔本赚吆喝
   
  

回望过去几年,从中国高铁“走出去”开始,日本一直是一个如影随形的强有力对手。新马高铁、泰马高铁以及菲律宾铁路,不过是两国高铁海外竞争中的新一轮较量。
  

梳理两国高铁的“交手记录”,两国的表现不相上下。2015年10月,中国“后来居上”,拿下了总价逾50亿美元的印尼雅万高铁项目。2015年12月,日本与印度签署了全程500公里、价值120亿美元的印度首条高铁建设协议。2016年,日本签下了泰国曼谷到清迈、全长700公里、总价120亿美元的高铁项目。中国则收获了全长250公里、首段为曼谷到呵叻的中泰高铁。
  

谈到中日竞争,黄日涵指出,“中日高铁各有千秋。日本经营新干线多年,技术成熟,给人传统印象是比较安全。中国高铁保有量位居世界第一,同时具备在高寒地区和热带地区的修建运行能力,技术体系较为完善。再加上造价便宜,优势得天独厚。”
  

面对中国的“后生可畏”,日本却显得不太“淡定”。有报道称,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专家铃木基义曾表示:“就算零元中标,也要拿下高铁订单。”日本媒体也曾质疑,日本参与东南亚高铁竞争的目的“纯粹是与中国竞争或者搅局”?
  

对此,黄日涵表示认同,“目前,日本的角色是东南亚的搅局者,或者说中国的搅局者。但我仍希望中国的高铁建设更多是市场行为。现在,最重要的博弈点是,如何在打败日本的前提下,实现中国企业的商业利益。”

 

题图来源:1月16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人们体验中国高铁列车控制台模型。 新华社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 图片编辑:项建英